•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3章:纶氏依附

    第403章:纶氏依附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大道独行 尸兄 无心法师 武炼巅峰 绝世高手在都市 无上仙魔 大泼猴 至尊箭神 北宋小厨师 掌家娘子
        『竟然……竟然要我等迁出三川之地……』

        似羱族灰羊部落、羝族纶氏部落等近十位雒地一带的大小部落,在听到赵弘润的那一番勒令后,又是愤怒、又是懊恼。

        他们这才醒悟,他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当然,这个『错误的决定』指的并非是投降魏军,而是指他们听从了黑羊部落族长拉比图的蛊惑,竟愚蠢地选择了与魏国为敌的这条路。

        这下好了,眼前这位虽然年轻但威势颇为惊人的魏国肃王殿下,严词勒令他们迁出三川,他们将失去以往赖以生存的土地,可是,离开三川他们又能去哪呢?

        北方的『北地』,那是胡人的地盘,那可是战斗力不亚于羯族人的族群,似他们这些部落若是前往北地,很有可能会被那些不同信仰的胡人们蚕食殆尽。

        正如双方的信仰那样,羱、羯、羝三族信奉『高原天神』,即羊首人躯,居住在『高天原』的神祗;而胡人,却信仰着『高狼』,一种躯大如牛的传说中的草原神兽。

        因为信仰方面的关系,以至于一小部分拒绝继续传承羱族文化的羝族人逐渐融入了胡人文化,绝大多数的羱、羯、羝三族,与胡人的关系始终处在不温不火的程度。

        其中,唯独羯族人与胡人关系最差,时常在北地与胡人部落发生冲突:今日胡人们聚众来抢夺羯族人的羊群,明日羯族人搭伙去攻打胡人的部落营地,俘虏胡人驯化为本族的奴隶。

        要知道,单单羯角部落就拥有二十余万奴隶,这些人是哪来的?还不是他们攻打俘虏北地的胡人部落抢来的。

        可问题就在于,绝大多数的羱族与羝族,可不像羯族那样全民皆兵、能征善战,他们只是不过是在三川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安安分分繁衍生息的游牧民族而已,怎么可能战胜地了战斗力不下于羯族的北地胡人部落?

        而若是往南迁,南边则是魏国、楚国与巴国三者的国界线,是一片『三不管』的罪恶之地,充斥着不计其数的强盗、恶棍、山贼,彼此争相抢着占山为王,那可是远比魏楚边界的『古蔡地』更为混乱的地方,绝对不会是他们这些人安居的好去处。

        “诸位,请吧?!?br />
        赵弘润表达的送客的意思。

        似羱族灰羊部落、羝族纶氏部落等近十位雒地一带大小部落的族长们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浑浑噩噩地离开了毡帐。

        而待等这些人离开后,赵弘润再次将目光投向『白羊』、『孟氏』、『羟』、『赫』这个部落的族长们,脸上的笑容便不足以单用热情来形容了。

        “四位,现下本王便与四位商议一下有关于『贸易』的问题吧?!?br />
        只见赵弘润移步到族长哈勒戈赫的跟前,毫不在意地坐在地上,笑着说道:“本王是这样想的,本王希望将这雒城,打造成我大魏与贵族共同维持的『市集』,互通有无。在前三年,由我大魏的商队赶赴这雒城,与诸部落交易,进行包括皮毛、马匹等在内的许多物品的贸易。当然,这几年,武器必须列为管制品,待等若干年后,诸位得到了我大魏的信任,那么,就算是向诸位的部落出售我大魏的兵器,亦不成问题?!硗?,从第四年起,诸位的部落也可以组织商队,到我大魏境内行商,我国欢迎诸位的到访……”

        在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面面相觑下,赵弘润叨叨叨叨地讲了一大通有关于双方贸易的事,并且着重强调了『公平』、『自愿』、『安全』作为双方展开贸易的原则,让哈勒戈赫等人欣然向往。

        毫不夸张地说,此刻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只感觉一阵后怕,因为眼前这位魏国肃王对待他们与对待那近十名族长的态度,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受宠若惊,是的,此刻似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只感觉受宠若惊,因为面前这位年轻的魏国肃王,他所提出来的魏、川相处条例,实在是太宽宏、太有利于他们三川之地的部落了。

        当然了,不可否认,魏国亦会在这样的贸易中取得巨大的利润,可关键在于,以往与他们三川部落展开贸易的国家或部落中,有谁会提出『公平』、『自愿』、『安全』这样令人心安的交易原则?还不是逮着谁就坑谁么?

        因此,哈勒戈赫等人对那近十位族长的处境感到万分的遗憾:被黑羊族长拉比图篝火而与魏国为敌的那些族长们,错失了有可能是近几十年、甚至是近百年来的,最大的一个机会,一个能使部落内的族民过得更好的机会。

        至于『魏国是否仍想着夺回三川之地』这个问题,在座的四位族长早已不再怀疑,因为在赵弘润所陈述的『双方贸易』中,在他所描绘的宏远蓝图中,魏、川双方和平相处展开贸易的利润,要远远比双方兵戈相见、再次引发战火得利地多。

        哪怕是那位心底多多少少仍对司马安与砀山军抱有一定成见的羝族『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此刻亦顾不上『睺氏部落被砀山军所灭』这件事,聚精会神地听着赵弘润的陈述,并不时地满意地点头附和。

        待大致的交易原则与条例讲述完毕后,在座的四位族长都很满意,眼下唯一让他们有点在意的,恐怕就只有那近十位刚刚被赵弘润驱逐出毡帐,日后还会被魏军驱逐出三川之地的其余族长们了。

        本着想为他们说说情的目的,哈勒戈赫试探着询问赵弘润道:“尊敬的肃王,您能否对那些位族长网开一面?事实上,他们是受到了黑羊部落族长拉比图的蛊惑。想必您也知道了,黑羊部落早已投靠了羯角部落……若是那些位族长早早便得知肃王的宽宏与魏国的善意,绝无可能会有再与您与您的国家为敌的心思?!?br />
        听闻此言,赵弘润思忖了片刻,随即摇摇头,颇感为难地用羱族语说道:“哈勒戈赫族长,无论那些位族长是出于什么目的与我军为敌,但他们的确那样做了,不是么?……有些话可能诸位不爱听,但本王还是要说,此番本王亲自率军赶赴这片三川之地,其一,是为了前一阵子我大魏提出的『借道』,其二,则是为了巩固我大魏西侧的安泰?!宦髦钗?,我大魏与北方的韩国,眼下正处于两国僵持阶段,或有可能会爆发战争,因此,本王希望在战争爆发之前,整顿三川之地,将那些对我大魏抱持着敌意的羱、羯、羝三族驱赶至北方,正如本王所说的,只有像诸位这样愿意与我大魏继续共同遵守『乌须之誓』,彼此和睦相处的部落,本王才允许其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掖笪盒枰蚜?、需要盟友,但是,不需要哪些或有可能对我大魏兵戈相见的邻居?!?br />
        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相互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赵弘润的话说得很不客气,直言不讳地透露出他会将羯族以及一部分羱族与羝族赶出三川的企图,但是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却意外地没有什么反感的情绪,毕竟赵弘润说得很坦诚,换做是他们,难道他们就会姑息一个不友好的邻居么?

        “但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将那些部落推向羯角部落?”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建议道。

        赵弘润闻言轻笑一声,平静地说道:“倘若那些位族长果真做出这样不理智的选择,那本王也只能表示遗憾了?!山遣柯?,是本王此番出兵时,势必要根除覆灭的羯族部落,本王可以饶过那些位族长一次,但,仅此一回?!?br />
        “……”哈勒戈赫等四位族长闻言面色微微有些动容,毕竟赵弘润那平静的语气中,透露出了对于『覆灭羯角』的强大自信。

        回想起魏军所拥有的两种恐怖的战争兵器,四位族长们毫不怀疑眼前这位魏国肃王为何会如此自信。

        就在他们不知该如何接话时,帐外忽然传来了宗卫何苗的请示。

        “殿下,有一人求见,似乎是方才那些族长中的其中一人?!?br />
        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与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或许是听得懂魏国话,闻言有意无意地望着赵弘润,另外两位族长显得有些一头雾水。

        望了一眼哈勒戈赫与孟良,赵弘润思忖了片刻,说道:“请他进来?!?br />
        没过多久,便有宗卫领着一位族长走入毡帐,赵弘润与哈勒戈赫、孟良定睛一瞧,这才发现,来人居然是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

        “禄巴隆……”孟良惊讶地望着来人,随即似乎猜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正如他所料,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在进得毡帐后,便噗通一声跪倒在赵弘润跟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匍匐在地,用乞求的口吻说道:“禄巴隆,厚颜乞请魏国的肃王对我纶氏部落网开一面……我纶氏部落已经一无所有,若是再失去了这片赖以生存的土地,我们部落的族民都会饿死,或者成为其他部落的奴隶?!羰撬嗤醪辉干饷馕易?,禄巴隆与我的族人请死。反正活不下去,就让贵军的士卒将我族戳杀吧?!?br />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有些不快地用羱族语说道:“禄巴隆族长,你这是在威胁本王么?”

        听闻此言,禄巴隆还未开口解释,孟氏部落的族长孟良便抢先一步替前者解围道:“肃王请勿动怒,禄巴隆族长也是别无选择,肃王或许不知,纶氏部落的一切积蓄、财富,皆毁于那片火?!?br />
        说着,孟良便将商水军使用石油桶弹时,烧毁了纶氏部落的部落营地一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弘润。

        听闻此言,赵弘润脸色稍霁。(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402章:差别待遇『补更13/14』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404章:纶氏依附(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