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第923章:深入

    第923章:深入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战斗在甲午年 乱世少年 大明江相 行祸天下 穿越1859之铁血兵王 抗日之特工组 五胡乱华之绝世雄才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抗日之特种战将 武将版三国
        『PS:在这除夕迎春夜里,作者祝广大书友身体健康、阖家幸福、亲朋和睦、心想事成,还有,每日都能享有乐观向上的好心情?!?br />
        ————以下正文————

        十月初七,赵弘润率麾下肃王军跨越皮牢关。

        此时,猗山山上的大火已经熄灭,曾经郁郁葱葱的山林,此刻早已毁之一炬,以至于从远处看,猗山两处山头焦黑,就仿佛丑陋的疮疤一般,让人看了以后感觉很是不舒服。

        不得不说,纵火烧山这种事,一般还是少做为妙,因为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此番赵弘润一把火烧掉了整座猗山,这意味着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里,像唐县这种地处于猗山附近的县城,或者是坐落在这附近的山村,这些当地居民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因此,赵弘润寻思着,是不是想办法将居住在这一带的韩民迁到临汾。

        不可否认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临汾是河东郡西部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城,容纳些许韩民并不在话下。

        可问题就在于,由于北一军在前一次北疆战役时期,在这片土地上做出的种种丑恶的暴行,以至于当地的韩民对魏军的印象极其恶劣,基本上都是拒绝搬至临汾去居住。

        因此,赵弘润能做的唯有给当地的韩民预留一些粮食,避免发生寒冬降临时饿殍遍野的事情发生。

        在穿过皮牢关的时候,赵弘润四下打量这座关隘,确切地说,应该是关隘的废墟——由于魏军此番动用了石油这等战略武器,以至于一座坚固的石砌关隘,被大火烧成一片废墟。

        在河东郡与上党郡皆颇有名气的皮牢关,从此不复存在。

        对此,赵弘润唏嘘不已。

        他不知道频繁将石油作为战略级武器投入战场,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从有利的一面考虑,石油的威力简直就是摧枯拉朽,强如皮牢关这等易守难攻的关隘,在用石油作为助燃物的火势面前也只能黯然败退,因为那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遏制的,属于是天灾的范畴。

        但反过来的说,石油这种东西的危害也很大。

        首先,它的污染很严重,若没有燃烧完全,石油产生的油膜便会侵蚀土壤;哪怕是燃烧完全,这一带的土壤也会出现盐碱化。

        在三川郡的河南城,也就是原羯角部落的部落营地,当初赵弘润用庞大数量的石油,烧毁了这座城池,震惊了整个三川,使得诸多三川部落心惊胆颤,不敢与魏国为敌。

        可直到如今,在足足过了两三年后,那片土地依旧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只能偶尔瞧见几株顽强的杂草在那片土地生长,根本不像是遍地碧绿草地的草原地带。

        而除了对环境的影响外,频繁使用石油也会泄露这种黑油的存在,若是被魏国的敌人得知了这种黑水的存在,以至于日后将其投入到针对魏国的战场上,赵弘润就感觉一阵忧心。

        要知道,石油可不是只有在黔地才存在,最起码在赵弘润攻打楚国的时候,路过一座被当地称之为『烈山』的山丘,他就知道那座会时不时在雷雨天气中剧烈燃烧的山丘,山体下很有可能就蕴藏着丰富的石油。

        平心而论,投石车与石油桶弹的组合,赵弘润其实并不满意这种战略武器。

        别看石油燃烧时的威力极其巨大,但实际上,想想也知道用木桶来装运的石油,事实上根本制造不了多大的火势,除非像魏军当初焚烧河南城那样,不计代价地投入。

        在赵弘润看来,这种由石油造成的火势,它更多的是震慑力,让敌军对此心生恐惧,至于杀伤力,只要敌军将领弄清楚石油的性质,别傻傻地让士卒用水去灭火,而是趁早远离,事实上石油引燃后造成的火势,它充其量只能烧毁一些防御设施,无法造成大批量的敌军人员伤亡。

        说白了,用石油制造滔天大火,遂看似恍如天灾,可实际上,杀死敌军的效率远远不如魏国连弩与鲁国的弩匣。

        试想在『函谷一役』,魏军用各种强弩在短短两个时辰内杀死了数万秦兵,而这回用石油助燃焚烧皮牢关,韩军才损失多少兵力?

        在韩将靳黈及时下令撤兵的情况下,韩军的人员损失微乎其微,撑死了也就是数百人而已。

        因此,将这种震慑力大于实际威力、且具有各种缺点的武器奉为战略级武器,只能说赵弘润也是没有办法。

        『看来,还是得弄一种取代投石车与石油组合的攻城利器……』

        思忖着这件事,赵弘润驾驭着坐骑,缓缓通过了这片皮牢关的废墟。

        当日,肃王军在皮牢关的东侧,王屋山以及西濩泽的北侧,在一片宽敞的平原地带上,准备在这里建造营寨作为据点,攻打端氏县。

        可在半日之后,待等鄢陵军、商水军才刚刚抵达附近的森林,准备砍伐树木建造营寨,前往端氏县探查消息的青鸦众便派人传回来消息,说韩将靳黈再次从端氏县撤兵,带着县内的县民,继续往东撤离。

        听到这个消息后,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他当即带着宗卫们,轻装前往端氏县。

        果不其然,正如青鸦众所汇报的那样,端氏县已变成了一座空城。

        甚至于,韩将靳黈在撤离时做得非常撤离,一把火点燃了城内的粮仓、房屋等诸多建筑,摆明了就是不打算给魏军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个靳黈……』

        望着熊熊燃烧的端氏县,赵弘润不由地皱了皱眉。

        此时,青鸦众的头目段沛来到了赵弘润身边,抱拳禀道:“殿下,事实上韩军离我军的距离并不远,若是急行军的话,或许可以追上……”

        “没有意义?!闭院肴笠×艘⊥?。

        追上靳黈军又如何?

        此时靳黈军正带着众多的韩国百姓向东边撤退,若赵弘润派兵急行军追赶,会不会中埋伏暂且不说,万一靳黈军在发现后方出现追赶的魏军时放弃了那些韩民,到时候魏军该怎么办?

        屠杀韩民泄愤?

        还是说将那些韩民领回来,供养着他们,白白让魏军增加军粮消耗的负担?

        所以说,还是让对方带着那些韩民撤退为好。

        “靳黈军……是朝什么方向撤退的?”赵弘润询问道。

        “是朝东北方向撤退的?!倍闻婊卮鸬?。

        听闻此言,宗卫长卫骄从怀中取出了一份地图。

        这是一份很特别的地图,因为在这份地图明明标注着『上党』,因此顾名思义就是如今被韩国所控制的上党郡,可在这份地图中,上党郡内有许多城池,都是属于魏国的,标注着『魏』的字样。

        原来,这份地图是数十年魏国还未丢掉上党郡南部时的上党地图,是赵弘润在赶赴北疆前,派宗卫到宗府的库藏里翻出上党地图,对照着那张皮质地图临摹绘制的。

        至于为何要带着这份老地图,想来也只有一个原因:赵弘润希望用这份地图来激励自己,在这次北疆战役中,打败韩国,收复数十年乃至近百年前,因为本国军队战败而失去的国土。

        “端氏的东北,那就是高狼了……”

        宗卫长卫骄指着地图沉声说道。

        赵弘润瞥了一眼那份悠久的地图,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端氏……高狼……』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

        记得早在『魏川三川战役』时期,当时赵弘润为了获取砀山军的全力协助,曾与司马安有过一次夜里的谈话。

        当时,司马安透露了他自己的出身,那时赵弘润才知道,这位奉行『非我族类尽屠之』信念的砀山军大将军,居然是天门关守将司马氏的后裔。

        当时在属于魏国的天门外,居住着几支异族,比如自称『端氏』的羝族人,自称『高狼』的胡人,等等。

        那时,把守天门关的魏军与这些异族的关系颇为和睦,甚至于,天门关的守将司马氏一族,还发动士卒帮助这些异族建造城池,让其能避免受寒冬风雪的侵袭。

        然而,这些异族最终背叛了魏国,在韩国的利诱下,协助韩国的军队攻取了天门关,致使『上党战役』魏国惨败后,仅剩下的上党郡南部一点点土地,亦被韩国所夺取。

        而最致命的是,魏国失去了天门关与孟门关,使得两国的战火从上党郡烧到河东郡中部那片狭长的河套地带。

        毫不夸张地说,因为那些异族的背叛而使魏国蒙受的损失,不亚于又是一场上党战役的惨败。

        不过,那些背叛了魏国的异族,如今的下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早已被韩国驱赶到了上党郡西北方的贫瘠之地。

        一日后,青鸦众再次送回消息,言靳黈军在高狼一带折道往北,撤入『泫氏』县。

        于是乎,眼下就有两个进兵的路线摆在赵弘润面前:泫氏县,或天门关。

        此时的赵弘润,尚未收到『南梁王赵元佐在天门关战败』的消息,因此,他在思忖之后,决定攻打泫氏。

        毕竟韩将靳黈刚刚在他手中吃了败仗,其麾下军队士气低迷,此时不趁机追击,更待何时?

        反观天门关,尽管赵弘润有心想帮南梁王赵元佐一把,但众所周知,天门关与孟门关,乃至韩国在上党军部署了重兵的两座关隘。

        尤其是天门关,就连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的北二军亦屡攻不下,难道会是什么软柿子么?

        既然要扩大战果,当然要选择泫氏的韩将靳黈下手咯。

        可就在赵弘润率领肃王军抵达了泫氏之后,他收到沿着皮牢关从临汾送来的紧急战报,言南梁王赵元佐在十月初六于天门关战败。

        在收到这个消息的同时,赵弘润的面色瞬时间有些发白。

        『不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922章:攻克皮牢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924章:身陷险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