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246章:雍丘之役:禹王赵元佲vs寿陵君景舍【二合一】

    正文 第1246章:雍丘之役:禹王赵元佲vs寿陵君景舍【二合一】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一品修仙 全职农夫 里表世界 奶爸的歼星舰 超级无上至尊 万能数据 工业之王 末世狂喵 手眼通天 找到个宝藏
        两日后,出乎楚寿陵君景舍的意料,魏军方面迟迟没有对他驻扎在雍丘一带的楚军发动攻势。

        “真沉得住气啊,禹王姬佲(赵元佲)……”

        不得不说,寿陵君景舍最近这段时间的压力剧增,因为他百万楚军的后勤粮道路线出现了来自魏军的严重威胁。

        他很清楚魏国的禹王赵元佲心中究竟在谋划着什么,但却没有什么好办法——难道军中粮草不足,他就能立刻下令全军撤回楚国么?

        为了这场侵略魏国的战争,楚东贵族前提投入了多么巨大的资金、钱粮,倘若他如此轻易就决定撤退,纵使是他寿陵君景舍,回国后恐怕也会遭到楚东贵族们的攻讦。

        因此,哪怕明知道前方的路「坎坷」到或许会令他几十万楚军折戟沉沙,他亦不得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继续前进,竭力争取击败魏国的机会。

        只能说,由于通信不便,寿陵君景舍暂时还未得知韩军撤退、魏国南梁王赵元佐率军追击韩军,以及魏国肃王赵弘润即将率领秦魏联军抵达大梁的种种消息,否则,相信他定会选择立刻撤退。

        “景舍大人有令,命邸阳君熊商大人率兵先取留地!”

        三月二十日,寿陵君景舍的正是催促命令送达了邸阳君熊商手中。

        邸阳君熊商,乃是楚国楚东贵族中的佼佼者,是一个标榜『大楚国』的好战分子。

        他与那些腐朽的楚东贵族的区别,在于他崇尚楚国军力的发展与军事扩张、奴役外邦臣民——同样被吴越之民视为光复越国的拦路巨石,但吴越对上将军项末、项娈兄弟二人,更多的是敬重,但对于邸阳君熊商,却唯有憎恨。

        还记得前两年『齐鲁魏越』四国伐楚时,越地(国)东瓯军将领吴起打下邸阳君熊商的封邑邸阳邑,从当地的矿山、农田、作坊、造械房等设施中释放了多达十几万的越民奴隶,可想而知,这些年来,邸阳君熊商每每借助「镇压」吴越之事,究竟掳掠了多少吴越之民。

        此次进攻魏国的途中亦是如此,邸阳君熊商下令沿途抓捕魏人作为苦工,抢掠魏民的财富,这正是楚东贵族的一贯作风。

        但不管品性如何,邸阳君熊商的确是楚国数一数二的将才,想当年若非他抽调邸阳兵援护寿郢,东瓯军的吴起想要攻下邸阳,绝对没有那么轻松。

        在得到寿陵君景舍的授权任命后,邸阳君熊商欢喜不已,甚至他还对左右表示:这道命令来地太迟!

        的确,其实早在半个月前,邸阳君熊商就曾向寿陵君景舍建议:择取军中精锐,迅攻魏国大梁。

        只是当时寿陵君景舍考虑到这样做会使百万大军平铺散开,更难阻挡魏军一次次的威胁,于是就没有采用。

        当日,早已准备充分的楚邸阳君熊商,率领十二万军队,率先攻打『留地(陈留)』,准备打响楚军逼近魏国梁郡后的第一仗。

        陈留,这已经是非常逼近魏国王都大梁的魏城,若能攻克这座城池,楚军就近乎能兵临大梁城下。

        意外的是,这次不知怎么的,魏军并未放火焚烧城外的山林。

        虽然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邸阳君熊商还是心中大喜,下令麾下军砍伐林木,打造攻城器械准备攻城。

        然而,他万万想不到的是,看似紧闭城门、防守森严的陈留,实际上早已只是一座空城,城内就只有寥寥数千北一军留守,故意摆出一副欲死守城池的架势罢了。

        那么,六万北一军去哪了呢?

        很简单,六万北一军,在邸阳君熊商率领十二万大军前往陈留的同时,向西迂回,绕到了雍丘的西侧,且在当日对雍丘的楚军发动了围攻。

        是的,围攻,同时参与进攻的,还有禹王赵元佲麾下『韶虎』、『龙季』、『羿孤』、『赵豹』四位大将,还有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

        再加上桓王赵弘宣的北一军,总共六支魏军从四面八方对雍丘楚军发动了总攻。

        魏武军、北一军、浚水军,以及为了这次对楚作战而「复活」的禹水军,还有魏军在不断后退的途中,不断吸取的魏国县兵,相近二十万魏军,将所有对楚军的仇恨,都灌注在这场战事上,对雍丘一带数十万楚军发动了突然袭击。

        由于当初禹王赵元佲在撤退时烧毁了雍丘一带所有的山林,使得雍丘一带楚军无法得到足够的木料建造营垒,以至于缺少防御设施的楚营,被魏军轻易就攻破了。

        “放火烧掉楚军的兵帐!”

        魏武军大将军韶虎的目的性十分明确:纵使这次的围攻最终不能尽全功,也要让摧毁楚军绝大多数的辎重、兵帐。

        “杀——!”

        六支魏国的步兵怒喊着保家卫国、报仇雪恨的口号,奋不顾身地杀入楚营腹地。

        在这些魏卒的进攻下,楚军节节败退。

        看到这一幕,魏将羿孤的副将一脸欢喜地对主将说道:“将军,这次围攻看似相当顺利??!”

        然而,羿孤脸上却无几分欢喜之色,因为他很清楚,寿陵君景舍麾下这几十万楚军的营垒,实在是太庞大了,仿佛是一个巨人,魏军看似势如破竹地攻入楚营腹地,可实际上,魏军仍然处于整个楚营的外围,所面对的,也不过是楚国的『粮募兵』而已。

        什么是楚国的『粮募兵』?

        那即是楚国一些因贫穷吃不上饭,只能投奔军队的平民,既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也没有像样的兵器、甲胄,纯粹就是在战场上消耗魏军士卒体力的炮灰或牺牲。

        这些粮募兵在战场上有着非常鲜明的对比性:顺风战时,这些士卒一个个如狼似虎,为了抢掠魏民的财物而争先恐后;可若是逆风时,这些纯粹就是不堪一用的乌合之众。

        倘若面对这种粮募兵,魏军都无法做到『势如破竹』,那这场仗,还有打的必要么?

        “不得轻敌!……片刻之后,相信楚国的寿陵君景舍就会有所行动!”

        与魏将羿孤一样,韶虎、龙季、百里跋等魏将,亦警告着因为战况顺利而有些飘飘然的麾下将士们。

        正如魏将羿孤所猜测的那样,大概在魏军发动总攻后的半个时辰后,就有传令兵将营垒外围遭到魏军围攻的消息,传到了营垒深处的帅帐。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寿陵君景舍召集麾下的部将,准备向他们分派任务。

        看得出来,此刻身在帅帐内的楚军将领们,对于外围遭到魏军进攻一事,其实也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意思:死一些粮募兵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反正那些粮募兵就算上了战场,也只不过是用来消耗魏军体力的牺牲品而已——疆域辽阔的楚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口。

        在一阵寂静之后,寿陵君景舍将营垒遭到魏军进攻的方向,皆在地图上逐一标注出来。

        期间,溧阳君熊盛笑着说道:“北一军这头狼王,总算是有所行动了?!?

        在帐内众人困惑的表情中,寿陵君景舍微微一笑。

        记得在两日前他与溧阳君熊盛讲述的那几则故事中,他就将禹王赵元佲亲自指挥的六万北一军,比喻为群狼的狼王,同时也即是他即将发动反击的主要进攻对象。

        其余似韶虎、龙季、羿孤、赵豹、百里跋等魏将,在寿陵君景舍看来并不要紧,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集中力量击败禹王赵元佲这头狼王,才是当务之急——至于其余几路魏军的围攻,只要能抵挡一阵即可,拥有数十万兵力的雍丘楚军,负担地起这个损失。

        不过眼下,寿陵君景舍认为还并非反击的时候——毕竟狼王只有在看到胜利的时候,才会毫无保留地冲上来。

        “把「正军」安排在中营的西侧,暂时按兵不动,放由魏军杀入我军腹地?!笔倭昃吧崂渚驳叵铝畹?。

        看得出来,他这是故意藏起军中的精锐,以免惊动到魏国的禹王赵元佲。

        这也难怪,毕竟寿陵君景舍也想着一口气吞掉这相近二十万的魏军,为日后率军直达魏国王都大梁肃清阻碍。

        由于楚军的暗中放水,暂且不说其他西路,从西侧攻打楚军营垒的北一军,绝对称得上是势如破竹,仿佛天兵天将般势不可挡,轻易就夺下了西侧的丘陵。

        在前军高歌凯进的同时,禹王赵元佲领着侄子桓王赵弘宣登上西边的丘陵,登高眺望整座楚军营垒。

        “看到了么?弘宣?!?

        只见禹王赵元佲抬手指向楚营,细心诱导道:“楚军一方面加固了中军的防卫,有意削弱的外围抵抗,……依你之见,这是为何?”

        桓王赵弘宣闻言沉思了片刻,说道:“莫非此乃诱敌之计,为引诱我『北一军』深入其腹内?!?

        听闻此言,赵弘宣身边的幕僚周昪,脸上亦露出了笑容。

        因为这位桓王殿下猜地确实没错。

        然而,这个回答似乎并未能使禹王赵元佲满意,后者又问道:“那么在你看来,那位寿陵君为何要这样做呢?”

        “因为王叔此刻身在北一军!”赵弘宣指着身旁一面『魏、禹王佲』的王旗,正色回答道:“通过前一阵子的接触,寿陵君景舍断定五叔您是一位谨慎(胆怯)之人,他之所以不立即派兵阻截,就是怕五叔您见机不妙,抽身撤兵?!胍还淖髌?,在此地反围杀我几路魏军!”

        说到这里,赵弘宣脸上露出了几许笑容,压低声音说道:“想来寿陵君景舍万万也想不到,五叔您完全不是谨慎胆怯之人……”

        说到这里,赵弘宣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位五叔,心下暗暗为寿陵君景舍感到惋惜。

        被人称作『暴躁的禹王』的五叔赵元佲,怎么可能会是谨慎(胆怯)之人呢?

        禹王赵元佲闻言点点头说道:“我从你王兄赵润的战绩中,早已得知寿陵君景舍的本事,而彼却不知我,合该被我所败!……弘宣,你要引以为戒?!?

        赵弘宣点头称是。

        不知过了多久,战场上的胜势逐渐偏向魏军。

        见此,赵弘宣惊讶地询问禹王赵元佲道:“五叔,为何楚军的景舍还不下令反击?难道他就不怕假戏真做,果真被我军击败么?”

        “假戏真做?”禹王赵元佲看了一眼赵弘宣,拄着拐杖说道:“你太高估我军将士们的体力了?!彼底?,他抬手指向楚军营垒的一个局部区域,说道:“你是那支魏军由何人统率么?”

        赵弘宣眯着眼睛观望了一阵,不甚自信地说道:“倘若我不曾看错,应该是『赵豹』将军率领的军队?!?

        “对!”禹王赵元佲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韶虎、龙季、羿孤、赵豹四人,韶虎强于大局,龙季善于练兵,羿孤善用奇袭,唯独赵豹,这家伙只有勇悍而已……但你也看到了,纵使是赵豹,他进攻楚军的速度,也逐渐慢下来了,这是为何呢?”

        “体力么?”赵弘宣恍然大悟地说道。

        “不错,正是体力?!庇硗跽栽獊獾懔说阃?,说道:“是故,寿陵君景舍完全不用担心会假戏真做,因为他麾下的「正军」精锐,目前几乎还尚未投入战场,而我军士卒们,却在连番与楚国粮募兵的厮杀中,消耗了太多了体力……只要时机来临,待他下令反击,我军将士体力消耗巨大,如何招架得???……不低估敌人,不高估自己,这才称得上是知己知彼?!?

        赵弘宣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惊讶问道:“五叔,您说寿陵君景舍在等待一个「时机」?不知这「时机」是……”

        话音未落,忽然有几名魏军斥候连走带爬登上这座丘陵,急声禀告道:“总帅,西北方向发现『邸阳君熊商』的军队!他正率领大军直奔此地!”

        听闻此言,禹王赵元佲神色淡然,桓王赵弘宣却露出了震撼之色,下意识地看向楚军营垒。

        只见此时,他麾下六万北一军已深入楚军营垒,都快攻到了楚军的中营了。

        『……倘若此时邸阳君熊商率领大军尾袭我军背后,这岂不是……』

        顷刻间,赵弘宣额头便渗出了冷汗。

        毕竟若这个时候,邸阳君熊商率领的大军从背后进攻北一军,而此时,寿陵君景舍亦下令楚军「正军」发动反击,两支军队前后夹击,六万北一军岂有幸免之理。

        『等等!』

        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赵弘宣低声惊呼道:“邸阳君熊商率军袭陈留,莫非只是一个幌子?”

        此时,禹王赵元佲已挥挥手遣散了那几名斥候,闻言笑着说道:“不错,那是寿陵君景舍在对我军施压,他借此告诉我等:「倘若你们还不来,那我就去大梁了」?!?

        “也就是说,其实寿陵君景舍知道我军会袭他营垒?”赵弘宣越想越感觉脑门冒汗。

        要知道,片刻之前他还在为己方军队势不可挡的攻势感到沾沾自喜呢,却不曾想,其实楚军方面早就知道他们魏军会来偷袭,只不过,对方的胃口很大,希望一口气吞掉此地的魏军,因此采取了示敌以弱、伺机围杀的战术而已。

        看着赵弘宣一脑门热汗、且满脸不安的模样,禹王赵元佲笑着调侃道:“弘宣,我军即将攻至楚军的中营,势不可挡,何故你满脸惶恐不安?”

        赵弘宣听得脸上羞红,毕竟他方才确实因为北一军的势不可挡而沾沾自喜,还说出了『寿陵君景舍就不怕假戏真做么?』这样的话,说到底,无非就是战场上太过于顺利的战况,让他难免心生了『能不能一鼓作气击败楚军』这样的奢望。

        但事实上,无论是寿陵君景舍还是禹王赵元佲,对此非常清楚:并不能!

        “……你要感谢对面的寿陵君景舍,他给你上了一课?!逼沉艘谎壅院胄?,禹王赵元佲正色说道:“有时候,顺风顺水的战事往往只是错觉,仿佛你看到胜利就在眼前,但下一息,敌军突然在你的软肋杀出一支伏兵,让你不得不将即将到手的胜利拱手相让……战场上瞬息万变,哪怕到最后,都决不允许有丝毫松懈?!腿缒惴讲?,只顾着北一军即将杀入楚军中营,却忽略了来自后方的威胁……”

        听着禹王赵元佲的教导,赵弘宣虚心接受,点头称是。

        随即,赵弘宣小声问道:“五叔,看您镇定自若,其实您早已猜到了邸阳君熊商那支去而复返的精兵……对不对?”

        禹王赵元佲似笑非笑,似漫不经心般说道:“既然寿陵君景舍给你讲述了一个战场上的道理,那么,五叔我就用同样的道理,交给那位邸阳君……此刻的他,相信满脑子都是深入楚军营垒的北一军吧?呵呵?!?

        而与此同时,在雍丘的西北上,邸阳君熊商率领着十万大军去而复返,赶来支援——确切地说,是赶来参与对魏军的围剿。

        尽管距离战场还隔着一片大丘陵,但此世,邸阳君熊商已听到了来自前方那震天的喊杀声。

        待越过那座丘陵,邸阳君熊商登高眺望,果然看到在他楚军营垒的西营,无数打着『北疆远征第一军』旗号的魏军,正势如破竹地,将楚营内的楚兵杀得节节败退。

        瞧见这一幕,邸阳君熊商不怒反喜,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按照计划,与寿陵君景舍合力,前后夹击这支魏军,将其全军歼灭,那么他们楚军,就能肃清直达魏都大梁的最后阻碍。

        “目标,魏国北一军,全军总攻!”

        拔出了腰间的佩剑,邸阳君熊商高声下令道。

        一声令下,十万楚军倾巢而动,犹如潮水般,涌向楚军营垒内魏国北一军的后方,准备对其发动致命一击。

        满脑子都是北一军,满脑子都是取得胜利的邸阳君熊商,完全忽略了派人搜查临近几座山丘之间的山坳。

        “那是邸阳君熊商的援军吧?……果然不出禹王爷的预料!”

        在一座丘陵的顶部,两名穿戴魏军甲胄的男人,神色自然地看着远处企图背袭北一军的楚军。

        其中,那名身披赤红战袍的男人淡淡说道。

        此人,正是原肃王赵弘润身边宗卫长、现『商水战场』主帅,沈彧。

        而在听了沈彧的话后,他身旁那名将军打扮的男子亦笑着说道:“看来轮到我军出场了?!?

        “有劳了,马游将军?!鄙驈Я吮?,沉声说道:“我会率领商水军(预备役),尾随将军作为?;??!?

        『?;??』

        将军马游笑笑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向在临近两座山丘的山坳里,只见两个时辰前尚空无一人的山坳,此时,早已有数千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兵,整装待发。

        看着那一面面随风飘扬的『商水游马』军旗,马游心中豪情万丈,拔剑指向邸阳君熊商麾下十万楚军,沉声下令道:“游马军,出击!”

        一声令下,五千商水游马重骑倾巢而动,迈开马蹄从山坳间窜了出来。

        而此时,战场上几乎大部分的楚军兵将,都将注意力投在北一军身上,竟未曾发现,远处的山坳间还藏着魏国一支重甲骑兵。

        直到游马重骑开始冲锋,直到游马重骑愈发接近邸阳君熊商麾下的军队时,那些楚军士卒这才注意到身背后那仿佛地震山摇般的撼动,神情困惑地回过头来。

        仅仅只是扫了一眼,这些楚军兵将们便被震撼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五千仿佛钢铁猛兽般的怪物,漫山遍野地淹向他们。

        “那是什么?!”

        “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从未看到过重骑兵的楚军兵将,被那五千骑全身上下、就连战马都包裹着铁甲的怪物给惊呆了。

        “轰——”

        冥冥中仿佛有一声轰响,邸阳君熊商麾下十万楚军的进攻之势,顷刻间就被五千商水游马骑兵撕开一个大口子。

        但见五千商水游马重骑疾驰而过,侥幸幸存的楚兵们震撼地发下,附近方才还人满为患的战场,此刻只剩下遍地的尸体——仅仅一个照面,附近两万余士卒,就被那五千钢铁怪物给击溃了。

        远远看着商水游马重骑的可怕威力,纵使是禹王赵元佲亦骇然色变,喃喃直呼『神器』。

        想来就算是他,也没想到游马重骑在面对以轻甲步兵居多的楚国军队时,杀伤力竟然如此巨大,两三万人,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地尸体,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要「假戏真做」的呢,楚国的寿陵君景舍……”

        看了一眼楚军营垒的中军方向,禹王赵元佲压低声音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45章:雍丘战役之始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1247章:雍丘之役:禹王赵元佲vs寿陵君景舍(二)【二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