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377章:大梁见闻(二)

    正文 第1377章:大梁见闻(二)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奶爸的歼星舰 里表世界 全职农夫 找到个宝藏 超级无上至尊 万能数据 手眼通天 一品修仙 末世狂喵 工业之王
        出入皇宫的令牌,泛称「出入宫令」,以往并非只是由一处签发,事实上,垂拱殿(魏天子时)、内侍监、宗府等都能签发,而赵弘润曾经的出入宫令,就来自于宗府。

        但据施肇所言,在这一年多来,太子弘誉以「宫内制度混乱」为由,整顿了令牌签发一事,剥夺了宗府与内侍监在这方面的权利,如今只有东宫与甘露殿才有资格颁发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

        甚至于,就连内侍监的人要临时出宫,也得特地派人到东宫登记备案,临时获取一块令牌。而待等那名宫人回宫的时候,这块令牌还得归还到东宫。

        这让赵弘润大感意外。

        要知道,宗府失去了这项权利倒是还无所谓,可对于内侍监来说,这却是失去了一个巨大的权柄——这分明就是以东宫变相限制了内侍监的职能。

        『果然内侍监也被打压了……』

        赵弘润暗暗说道。

        其实从理智分析这件事,赵弘润倒是倾向于太子弘誉这种制度的改变,因为以往的内侍监,权利实在是太大了,别看大梁当初由三卫军负责城内、皇宫的治安,可事实上,内侍监皆有权调动这三支军队。

        就比如王皇后,曾经就以内侍监调动宫内的巡检禁卫,暗中派遣了两三百名禁卫前往顿丘,诛杀了曲梁侯司马颂满门。

        在没有经过魏天子首肯的情况下,内侍监居然调动宫内禁卫诛杀了一位地方王侯,若非事实,谁敢相信?

        因此,设法约束一下内侍监这个庞然大物,赵弘润倒也不认为是一件坏事。

        可问题是,这件事牵连到赵弘润,让赵弘润无法入宫,这就有点不快了。

        不过当他得知施肇已派人通知了垂拱殿后,赵弘润倒也没有发作,他也想看看,此刻身在垂拱殿的太子弘誉,是否会将他拒之于皇宫门外。

        于是,赵弘润索性与施肇聊了几下,希望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事,比如说陈留施氏三兄弟分道扬镳的事。

        对此,施肇虽然有点尴尬,但还是知无不言地回答了赵弘润的疑问,毕竟陈留施氏三个兄弟分家的事,如今在魏国、尤其是在大梁,也不算什么秘密。

        值得一提的是,家族分裂的并非只有陈留施氏,郑城王氏——确切地说如今应该称作「(上党郡)泫氏王氏」,这个曾经长皇子赵弘礼最倚重的家族,如今也已然分裂,一部分人投奔了太子弘誉这位王皇后真正的亲生儿子,而另外一部分人,仍不愿割舍与长皇子赵弘礼的情谊,因此改投了赵弘润的弟弟桓王赵弘宣——因为在很多人眼里,桓王赵弘宣就是继承了长皇子赵弘礼衣钵的人,虽然这么说并不合适。

        甚至于为了这件事,就连王氏的家主王寓,都与女儿王皇后闹地很不愉快,这倔强的老头死活不肯认太子弘誉,目前也在桓王赵弘宣身边。

        听到这些,赵弘润不禁有些恍惚,因为连他也不得而知,原来他弟弟桓王赵弘宣身边,早已陆陆续续地聚拢了一股相当强大的势力。

        不知聊了多久,赵弘润看到太子弘誉的宗卫长周悦,从宫内快步走出来。

        在接近宫门处时,只见周悦手中出示了一块令牌,略有些气喘吁吁地喝令道:“太子有令,给予放行?!?

        “遵令?!笔┱乇烀?,在朝着赵弘润抱拳行礼之后,退后了几步。

        此时,就见周悦快步走到赵弘润面前,歉意地说道:“让肃王殿下久等了?!?

        赵弘润不置与否地点了点头,眼睛却看着周悦收回怀中的那块令牌,心下暗自冷笑了一下。

        因为从周悦的这个举动中,他就能猜到,恐怕太子弘誉并不很乐意他前来皇宫,否则,哪怕是让周悦代为将那块令牌转交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待等将令牌放回怀中,周悦朝着赵弘润抱了抱拳,问道:“肃王殿下是准备去凝香宫探望沈淑妃么?”

        赵弘润看了几眼周悦,忽而笑着问道:“周宗卫长是要给本王带路么?”

        听闻此言,周悦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尴尬,讪讪说道:“肃王殿下岂会不认得去凝香宫的路?”

        说罢,他抱了抱拳,提出了告辞。

        赵弘润不置与否地淡淡一笑,目送着周悦离去。

        此时,芈姜与雀儿二女已下了马车,赵弘润便带着她们走往凝香宫。

        在此期间,赵弘润一行人遇到了一队队身着墨甲的禁卫。

        不得不说,今时今日宫内的戒严程度,比较以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更要紧的是,这些禁卫赵弘润看了都非常陌生。

        待等来到凝香宫后,赵弘润发现,凝香宫仍旧是他记忆中的凝香宫,仿佛并没有因为宫内的变化而发生什么改变。

        走入凝香宫,宫内的那几名侍女瞧见了赵弘润后,欣喜地跑到内室禀报于沈淑妃去了。

        不多时,赵弘润便看到满脸欢喜的沈淑妃带着小桃等几名侍女,快步从后殿走了出来。

        “母妃,孩儿来看您了?!闭院肴笮ξ毓笆肿饕?。

        “死小子……”瞧见阔别已久的大儿子,满脸笑容的沈淑妃忽然收起了笑容,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忽然瞧见芈姜怀中的幼子赵卫,不由地眼睛一亮,惊喜地说道:“这莫非就是妾身的孙儿吗?”

        “芈姜见过母妃……”

        已嫁入肃王府的芈姜,像赵弘润那样称呼着沈淑妃,并抱着幼子赵卫准备向沈淑妃行礼,却被沈淑妃连忙扶住,连声说道:“小心、小心?!?

        说着,沈淑妃便小心翼翼地从芈姜怀中抱过赵卫,看着小崽子在怀中正睡得香甜,她怎么看怎么欢喜,询问芈姜道:“妾身的宝贝孙儿,是叫做「卫」吧?”

        见芈姜点点头,她欢喜地轻声唤道:“赵卫、赵卫,好名字……小家伙,你祖母是卫人呐?!?

        在旁,赵弘润由于遭到了冷落,翻了翻白眼说道:“母妃,是保家卫国的卫,不是卫国的卫?!?

        “那还能写出两个卫字?”沈淑妃瞥了一眼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去了商水,一年多也未曾回来看望为娘,待会再收拾你?!?

        说罢,她只顾着看着怀中的孙儿,不再理睬赵弘润。

        看着赵弘润那郁闷的模样,卫骄、高括等人心下暗自偷笑。

        过了片刻后,小家伙悠悠转醒,可能是没有瞧见母亲芈姜,便哇哇大哭起来。

        芈姜遂在旁提醒道,可能小家伙是饿了。

        见此,沈淑妃只能遗憾地将赵卫抱还给芈姜,让侍女小桃领着芈姜到内室哺乳。

        这个时候,沈淑妃才想起还有赵弘润这么一个儿子,便将神色不大爽的赵弘润唤到跟前,问道:“怎么你回来大梁,就只带了阿姜与雀儿?其余那几个丫头呢?”

        赵弘润感觉沈淑妃似乎并不清楚大梁发生的事,遂半真半假地说道:“少君要回秦国住一段日子,乌娜与杏儿都已有了身孕,行动不便,至于苒儿(苏姑娘),她生了一个女儿,不过小丫头身体不太好,故而一同留在了商水?!?

        这话,沈淑妃听了又是遗憾、又是向往,扭过头询问雀儿道:“雀儿,你腹内可有……”

        “回母妃,还未曾?!比付瘟澄⒑斓鼗卮鸬?。

        见此,沈淑妃一脸遗憾地表示让雀儿也努努力,争取再让她抱一个孙子。

        当日,赵弘润一行人留在凝香宫用饭,期间,沈淑妃难免抱怨两个儿子离开大梁后忘了老娘,赵弘润只能好言安抚。

        在用饭时,沈淑妃看着用饭正香的儿子,问道:“弘润,你这次回大梁,准备居住多久?”

        “大概有段日子吧?!闭院肴蠛鼗卮鸬?。

        “那你多来看看为娘,你弟弟弘宣去了安邑啊,这些日子也不曾回来,只有偶尔才有一封信寄来……”沈淑妃埋怨道。

        赵弘润也不知该说什么。

        在他看来,他弟弟桓王赵弘宣当然不会是忘了母亲,只是这一年来大梁的变化,让赵弘宣不敢贸然前来罢了——就连赵弘润都对太子弘誉心生几许怀疑,更何况是曾经就对赵弘誉抱有强烈敌意的赵弘宣呢?

        想了想,赵弘润问沈淑妃道:“母妃,这一年,宫内有什么变化么?”

        很遗憾,这话问沈淑妃等于白问,因为沈淑妃从来不关注这些事。

        果不其然,沈淑妃一脸困惑地说道:“宫内的变化?宫内有什么变化么?”

        见此,赵弘润也就不再多问了。

        待等黄昏前后,赵弘润等人在凝香宫用了晚饭,这才告辞离去。

        在离开凝香宫,赵弘润看了一眼甘露殿的方向。

        见此,卫骄在旁插嘴道:“殿下,要去甘露殿看看么?”

        结果还没等赵弘润有所回应,众人便远远瞧见周悦带着一干禁卫朝着这边走来。

        见此,穆青略带讽刺地招呼道:“周宗卫长,也负责宫内的巡逻之事么?”

        看得出来,周悦听了这话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回应,索性装作没有听到,拱手抱拳对赵弘润说道:“肃王殿下是准备离宫么?”

        赵弘润打量了周悦几眼,笑着说道:“本王想顺便去甘露殿看看父皇……”

        “这……”周悦脸上露出了难色。

        见此,赵弘润淡淡说道:“本王去看望父皇,周宗卫长莫非不允?”

        听闻此言,周悦连忙解释道:“肃王殿下误会了,卑职岂敢阻拦肃王殿下?只不过,最近陛下龙体不安,就连太子殿下几次前往探望,都被御庭卫挡在甘露殿外,卑职是怕殿下白跑一趟?!慰鼋袢仗焐淹?,卑职建议肃王殿下还是改日再来吧?!?

        “……”赵弘润深深看了几眼周悦,忽然点头说道:“周宗卫长所言极是?!?

        待等一行人离开皇宫,坐上来时的马车后,赵弘润吩咐宗卫高括道:“联络青鸦,叫后者派人联系内侍监中的旧故,想办法混入皇宫,探个究竟?!?

        “是!”高括抱拳领命。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76章:大梁见闻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1378章:大梁见闻(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