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381章:夜探皇宫

    正文 第1381章:夜探皇宫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找到个宝藏 里表世界 工业之王 末世狂喵 万能数据 手眼通天 一品修仙 超级无上至尊 全职农夫 奶爸的歼星舰
        当晚,鸦五记下了宫内的大致建筑位置,. 零点看书 X

        虽然宫内防守森严,但却也难不倒一名堪称会飞檐走壁的青鸦众翘楚,就比如,胆大心细的鸦五索性爬上宫内某处庭院的围墙,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前进。

        而在圆墙的下方,赫然有一队禁卫手持利刃戒严着,这些人,丝毫没有发觉有人从背后不到一丈远的位置悄然而过。

        然而,待等越发靠近甘露殿的位置时,纵使鸦五的身手再敏捷,也是没办法再靠近了,因为不知何时起,四周到处都是值守的禁卫、巡逻的禁卫,那些在宫内石灯照拂下人影憧憧的禁卫,就连鸦五也感觉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也难怪,毕竟这里是魏国的皇宫,他只有一个人,而那些禁卫却不知多多少,这要是万一被这些禁卫察觉,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尤其当鸦五发现这些禁卫的腰间还挂着一具手弩时,他就越发胆战心惊了。

        不过一想到高括的嘱咐、某位肃王殿下的器重,鸦五深吸一口气,准备冒一冒险。

        不知等待了多久,有一队禁卫刚好经过鸦五躲藏的假山后头,鸦五瞧准这队禁卫的最后一人,闪出身形,一把捂住对方的口鼻,同时右手手掌在对方后脑迅猛地敲击了一下。

        顿时间,那名禁卫全身瘫软了下来,被鸦五拖到假山内,拔掉了身上的甲胄。

        由于这些禁卫的甲胄,皆是冶造局打造,款式与商水军的甲胄非常相似,因此曾经也多次假扮商水军的鸦五很快就换上了甲胄,提起那把长戈,在小心瞧了瞧四周后,便坦然地走了出去。

        鸦五没敢去跟上那队禁卫,毕竟在他看来,既然是一个队伍的禁卫,彼此多少是熟悉的,说不定他一露面就会暴露。

        每过多久,又有一队禁卫经过假山附近,鸦五瞧准机会,再次向队伍最后一名禁卫动手,在击昏了后者后,他随便将那名禁卫拖到假山内,紧步就跟上了这队禁卫。

        不得不说,鸦五的身手的确利索,两次动手,两队禁卫都不曾察觉,甚至于后面那队禁卫,甚至不知他们队伍里最后的一名同伴已经被掉了包。

        跟在那队禁卫中,鸦五刻意压低了头盔,一边跟上前面的禁卫,一边四下打量周边的情况。

        他心惊肉跳的发现,在这附近巡逻的禁卫恐怕不止几十队,而驻守的禁卫更是不知几凡,想要悄无声息地潜近甘露殿,当真是难如登天。

        不过鸦五的运气似乎不错,因为他所在的这队禁卫,眼下正朝着甘露殿的方向前进至少那名刘公公的确是指的这个方向。

        然而还未等鸦五庆幸多久,走在前面的禁卫队率忽然一个转身,折转了方向。

        见此,鸦五心下大惊,眼瞅着甘露殿就在远处,他咬了咬牙,索性继续朝前走去。

        但很遗憾,那名禁卫队率注意到了他,没好气地在几丈外说道:“喂,田三儿,你去哪?回去了?!?

        “???”为了尽量防止被人看穿,鸦五含糊不清地说道:“诶?不继续往前了么?”

        此刻,他的心砰砰直跳,毕竟一旦被那名禁卫队率揭穿身份,他绝对没办法活着离开这皇宫。

        幸运的是,那名禁卫队率并没有因为鸦五含糊不清的嗓音而起因,没好气地说道:“跟你说过几次了,前面是甘露殿,有拱卫司的御卫把守,我等不得擅自靠近。你要是迷迷糊糊靠近甘露殿,被那些御卫射成筛子,可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说罢,他与其余几名禁卫晒笑道:“这小子准是又犯困了?!?

        几名禁卫轻声笑了几下,随即,便有一名禁卫压低声音说道:“话说回来,那些御卫可真不是玩意,我记得几个月前,咱们禁卫的几名兄弟大概是当值喝了点酒,误入了甘露殿附近,结果当场被那些御卫射杀……他娘的,事先警告一声能有多费劲?你说句陛下在此安歇,不得惊扰,走错的人不就退回去了么?那帮人倒好……”

        听闻此言,另外一名禁卫也压低声音说道:“你还不懂么?那些御卫本来就看咱们禁卫不顺眼,哪里会管你是不是误入……或许那些人还巴不得你走错,暗中放一支冷箭把你给射死,死后再给你按上一个企图行刺陛下的罪名……”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晕馐悄??”

        见自己手底下的禁卫越说越夸张,那名禁卫队率压低声音喝斥了他们。

        见此,那几名禁卫也只能怏怏地说几句类似待太子继位、看御卫那群混蛋还如何嚣张!的话,跟上了那名禁卫队率。

        而在此期间,鸦五也只能跟着这队禁卫,因为据那名禁卫队率所言,似这般黑灯瞎火地靠近甘露殿,哪怕不被禁卫察觉,也很有可能会被拱卫司的御卫放冷箭射死倘若果真如此,那可就真的太冤枉了。

        毕竟拱卫司乃魏天子赵元直属的密探兼亲卫,而他们青鸦众则是肃王赵弘润的部下,因此双方的关系是非常好的,就像青鸦众与内侍监东监的关系一样。

        鉴于这种情况,鸦五只能放弃继续潜近甘露殿的打算,跟在这队禁卫身后,希望可以从他们口中在得知一些宫内的情况,只可惜,跟着这群人身后听了将近两个时辰,鸦五只听到这帮人在空闲的时候聊一些关于宫内那些宫女的话题,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

        不知过了多久,鸦五忽然听到宫内远处传来一阵喧杂声。

        心知不妙的他,假借尿遁脱离了那队禁卫,赶紧潜藏起来,迅速回到那个刘公公的住处。

        果不其然,在鸦五逃离之后,宫内的防守立刻变得更为森严,原因是那两名被鸦五打晕的禁卫苏醒了过来,虽然被鸦五困住了双手双脚,嘴里也塞上了布条,但他们嘴里仍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惊动了碰巧路过的禁卫。

        禁卫在皇宫内被打晕,尤其是其中一名禁卫还被剥下了甲胄,宫内的禁卫们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当即采取的戒严,四下搜捕那个胆大包天的贼人。

        好在鸦五机敏,在意识到情况不对后,立马就逃回了那名刘公公的住处,有这名内侍监的太监庇护,总算是没有被那些禁卫抓到。

        但遗憾的是,此番已惊动了宫内的禁卫,鸦五短时间内也没办法再设法潜近甘露殿了。

        早知道就把那两个家伙给宰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暴露……

        郁闷之余,鸦五心下暗暗想道。

        不过其实他也明白,就算他那时宰了那两名禁卫,待等天亮,他还是会暴露。

        见继续留在宫内已无济于事,鸦五索性决定离宫,将所知的情况先禀报肃王赵弘润。

        次日天蒙蒙亮,鸦五便在刘公公这名采办太监的掩护下,顺利离开了皇宫。

        离开皇宫后,他仔细检查了自己身后,在确定没有暗哨跟随后,这才径直来到了肃王府的后门,那里自有青鸦众的同伴为他打开后门。

        进入王府,找到宗卫高括,鸦五将昨晚的见闻大致说了一下。

        高括听了之后,当机立断地来到了自家殿下的寝居,在门外唤道:“雀夫人,青鸦有紧急消息,需当面呈禀殿下?!?

        雀夫人,也就是赵弘润的侍妾赵雀,刺客出身的她对于些许动静颇为敏锐,在听到高括的呼唤后,便将睡得深沉的赵弘润唤了起来。

        片刻之后,赵弘润带着几分困意走出了寝居,将高括与鸦五带到了书房。

        在书房内,鸦五将昨晚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赵弘润,只听得后者频频皱眉。

        因为据鸦五口述的这些情报,宫内分明已被太子弘誉所掌的禁卫控制,就连他父皇,亦变相被太子弘誉所软禁虽然鸦五也提及,甘露殿仍在拱卫司御卫的控制下,但那并不代表什么。

        太子弘誉手中有十万禁卫,拱卫司的御卫才多少人?

        若真前者果真要软禁他们父皇、包围甘露殿,就目前的情况看来,随随便便就能办到。

        赵弘润宁可相信,太子弘誉之所以并没有直接叫禁卫软禁他们父皇,只是为了给后者留点颜面,或者彼此达成了什么默契。

        否则要是禁卫与御卫当真发生冲突,仅寥寥数百人的御卫,哪里会是十万禁卫的对手?

        软禁父皇?居然做到这种程度?

        从高括手中接过一杯清茶喝了两口,赵弘润定了定神。

        平心而论,他实在无法理解,太子弘誉为何要软禁他们的父皇?要知道,皇位对于太子弘誉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之物,后者何必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放下茶盏,迈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雪景,脑海中忽然响起了赵弘的那句收而杀之。

        ……收而杀之倒未必,但是,想收回兵权,恐怕是真的……

        暗自叹了口气,赵弘润喃喃说道:“手握兵权的兄弟,果真让你这般寝食难安么?”

        半个时辰后,在东宫内,刚刚睡醒的太子弘誉,皱着眉头听着幕僚张启功的禀报。

        “……太子殿下,昨夜有贼子潜入皇宫,打昏了两名禁卫,还剥下了其中一名禁卫的衣甲,想来是有意假扮禁卫探查些什么?!?

        “好大胆的贼人,可曾抓获?”太子弘誉问道。

        张启功摇了摇头,说道:“禁卫们封锁了皇宫,搜查了三个时辰,却找寻不到那贼人的下落……从仅仅只有一名禁卫被剥下衣甲来推断,昨晚的贼子只有一人?!巯麓罅撼悄?,有这等本事的,恐怕就只有……肃王的青鸦?!?

        “……”

        看着张启功那肃然的神色,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80章:如履薄冰的情谊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1382章:榜文【二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