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最新章节列表 » 新的时代 第25章:宋云与赵昭【二合一】

    新的时代 第25章:宋云与赵昭【二合一】

    文/贱宗首席弟子
    推荐阅读:找到个宝藏 超级无上至尊 奶爸的歼星舰 全职农夫 手眼通天 末世狂喵 万能数据 里表世界 工业之王 一品修仙
        “左相大人慢走?!?

        在齐宫廷的卫士们恭敬的送别声中,齐国左相赵昭走向了宫外一辆车厢纹有「赵」字记号的马车。

        而在马车旁,站着一位身披甲胄的卫士,此人在瞧见赵昭后,主动迎上前来,口称“公子”。

        单看这名卫士用「公子」这个称呼来称呼赵昭,就可以得知,这名卫士必定是魏人,毕竟在齐国,齐人是不会用公子来称呼赵昭的。

        “等了多久了,曹量?”赵昭笑着与这名卫士打着招呼,对其丝毫也不陌生。

        这也难怪,毕竟这名叫做曹量的卫士,本来就是随同赵昭入齐国的十名宗卫之一,而如今,这十名宗卫皆已在「临淄军」与「飞熊军」中担任要职,简单地说,这些宗卫们如今更像是赵昭的家臣,而并非再是纯粹的护卫。

        再加上跟随赵昭来到齐国临淄已有七八个年头,诸宗卫们陆陆续续也都有了家室,出国前就已成婚的,在赵昭成为齐王吕僖的女婿后,便专程将家中的妻子从魏国带到了临淄,而出国前未曾结婚的宗卫们,则在赵昭的夫人嫆姬的帮衬下,迎娶了临淄城内的贵族千金。

        因此,诸宗卫陆陆续续也都搬出了赵昭的府邸,在这附近置办了自己的家宅,有时候忙碌之时,赵昭与这些宗卫们也难得碰到几回面。

        只不过,宗卫们对自家殿下的安危仍旧非常上心,因此,十名宗卫私底下商议,纵使军中的事物再繁忙,也必须保证有一名宗卫始终在赵昭身边。

        这不,赵昭之前就是由如今在齐宫廷内担任校尉的宗卫长费崴亲自护送出来,待后者看到宫廷外站着曹量时,费崴这才与赵昭告别,回宫廷内继续巡逻的差事。

        “并没有多久?!?

        曹量闻言微微一笑,撩起车帘请自家殿下上马车。

        不过赵昭却摆了摆手,在驾车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笑着说道:“车内闷,我就坐这儿吧,你陪某说说话?!?

        曹量愣了愣,随即见赵昭脸上带笑,遂好奇问道:“公子,莫不是今日发生了什么好事?”

        听闻此言,赵昭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半响后,他点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欣喜说道:“临淄刚刚收到了来自大梁的国书……”

        听到那久违的「大梁」二字,曹量亦是精神一震,好奇地问道:“不知是关于什么的?”

        “你猜?”赵昭笑着问道。

        见此,曹量会心一笑。

        他知道,这份来自大梁的国书,肯定是一个好消息,否则,眼前这位自担任齐国左相一来便愈发稳重的殿下,绝不会露出这幅捉狭之色。

        但遗憾的是,虽然曹量有心配合一下,可他实在是猜不出来,遂老老实实地摇头。

        见他如此,赵昭也并未再藏掖,用带着怀念、欣慰的语气说道:“是有关于弘润的事……他,终于成为了我大魏的东宫太子!”

        “肃王赵润殿下?”曹量闻言吃了一惊,下意识地问道:“那雍王呢?”

        赵昭叹了口气,惆怅地说道:“雍王不幸死于「内乱」……”

        魏国发给齐国的国书,当然不会提及什么「三王之乱」,有关于魏国发生内乱的事,还是齐国在博浪沙经商的商贾们,顺便将这个消息带回齐国临淄的。

        至此,赵昭与他的宗卫们,这才得知魏国曾发生了「三王之乱」,好在这场动乱迅速就被肃王赵润镇压肃清,总算是没有让魏国蒙受太多的损失——在赵昭等人看来,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位肃王殿下,竟然成为了我大魏的东宫太子,这可真是……”

        在片刻之后,曹量仍无法释然这个劲爆的消息。

        毕竟,想当初他们还在大梁时,可没少听说那位殿下的斑斑劣迹。

        “这下子,大梁可热闹了?!辈芰恳涣彻殴值厮档?。

        赵昭闻言心中也是感觉可乐,毕竟他也知道,他那位八弟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如今,那位八弟成为了魏国的储君,相信朝廷的大臣们日后有的头疼。

        在说说笑笑中,赵昭与曹量乘坐马车来到了前者在临淄的府邸——左相赵府。

        在府门前下了马车后,自有府上的府卫迎上前来,从曹量手中接过缰绳,将马车从侧门驶入府内,而赵昭与曹量二人,则迈步走入了府邸,径直前往内院。

        刚来到内院,赵昭与曹量便看到在内院里,有一名六七岁的男孩领着一名目测三四岁的小女孩,在一干家仆的严密?;は?,正在花圃间扑蝴蝶。

        在不远处的石桌旁,有两名美妇人正坐在那里,用关切的目光看着那两名孩子,时不时地,出声让他们小心莫要跌跤。

        见此,赵昭会心一笑,转过走廊,走了过去。

        “爹爹?!?

        好似是瞧见了赵昭,那名本来看着兄长正在扑蝴蝶的小女孩,顿时舍弃了她的兄长,蹦蹦跳跳地跑到赵昭面前,正好赵昭蹲下身来配合,她一头扑倒了后者怀中。

        而那名小男孩,亦连忙快步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父亲?!?

        “唔?!?

        宠溺地抚摸着女儿的脑袋,赵昭朝着面前的儿子点了点头。

        而此时,那两名美妇人,亦瞧见了自家丈夫,立刻起来,走向赵昭,盈盈行礼:“夫君,您回来了?!?

        这两位美妇人,较年长的那位,便是已故的齐王吕僖的女儿嫆姬,而旁边那位较年轻的,则是「临淄田氏」的女儿田菀,是赵昭前几年迎娶的妾室。

        那时,正值齐王吕僖在征战楚国时驾崩,国内诸公子奋起,当时,赵昭与临淄田氏的田讳、田耽二人,遵从齐王吕僖的临终托孤,支持最年幼的公子白,为了使两家的关系更加密切、团结,临淄田氏便将田菀嫁给了赵昭作为妾室。

        而随后,赵昭在咨询过妻室嫆姬对此的意见后,迎娶了田菀,从而得到了临淄田氏的全力支持——在齐王吕僖过世之后,赵昭以魏公子的出身,仍能位居齐国左相,除了公子白的信任外,临淄田氏功不可没。

        可能是注意到自己丈夫今日脸上带着浓浓的笑容,嫆姬笑着问出了与曹量相同的问题:“夫君,今日在宫内莫不是碰到了什么好事么?”

        赵昭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是天大的好事?!?

        听闻此言,田氏低着头说道:“夫君、姐姐,我先带「梁儿」与「梅儿」到内室去了……”

        她口中的「梁儿」与「梅儿」,即是指嫆姬为赵昭所生的儿子赵梁,以及她自己所生的女儿,两者皆是赵昭为了纪念大梁以及他母亲所居住的梅宫,而取的名字。

        “你呀……”

        嫆姬嗔怪般看了一眼田菀,随即便拉住了后者的手,随即说道:“梁儿,带你妹妹去梳洗一番,你俩都脏兮兮的……”

        “是,母亲?!闭粤旱愕阃?,拉着恋恋不舍从父亲怀中下来的妹妹梅儿,在一干家仆、侍女的簇拥下,到屋内去了。

        此时,嫆姬这才调侃地对田菀说道:“女儿都那么大了,还把自己当外人么?”

        “妾没有……”田菀连连摇头,看向嫆姬的目光中隐隐有些畏惧。

        见此,嫆姬亦颇有些苦恼。

        她知道这件事怪她,因为想当初赵昭迎娶田菀的时候,翩翩君子的赵昭,当然不会对她有所隐瞒,但她,那时也对田氏有所防范——毕竟她最大的靠山,是她的父亲齐王吕僖,天晓得父亲死后,临淄田氏还会不会把她当回事。

        总而言之,在田菀过门的时候,嫆姬作为赵府的女主人,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可没想到的是,田菀却是一位很内向且很懦弱的女子——可能是临淄田氏当时考虑到嫆姬的因素,因此特地在族内挑了一位对嫆姬毫无威胁的女子。

        总之,嫆姬在没有摸透田菀性格的情况下,那时对后者吓唬了一番,以至于直到如今,田菀看到嫆姬仍有许多畏惧。

        而对此,嫆姬也是暗暗后悔:早知这位妹妹这般内向懦弱,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害得临淄田氏的人如今都在背后笑话她。

        至于赵昭,对这件事倒从未表达过什么看法,毕竟他能理解嫆姬在其父齐王吕僖死后心中不安,再者,他深爱着嫆姬,他相信这位本性善良的妻子,在了解田菀的性格后,定然不会再将后者视为敌人。

        果不其然,在田菀过门后不到几个月工夫,嫆姬对田菀就改变了态度,遗憾的是,田菀的性格太内向了,以至于哪怕是过了几年后,对嫆姬仍带着诸般畏惧,且有时候在心慌意乱时,还会失口称呼嫆姬为公主殿下。

        片刻后,嫆姬拉着扭扭捏捏的田菀,跟随赵昭与曹量来到了书房。

        期间,田菀小声地对嫆姬说道:“公主……不,姐姐,您与夫君商量要事,我就不用参与了……”

        “为何?你也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呀……啊呀,曹量还看着呢,别让那小子瞧笑话!”嫆姬有些烦躁地说道。

        在旁听到这话,曹量心中也是觉得好笑。

        片刻后,四人来到了书房,此时,赵昭将他今日得知的好事告诉了二女。

        当听说丈夫至亲的弟弟、魏公子润如今已成为魏国的东宫储君,嫆姬与田菀都感到十分高兴,毕竟这对于他们「临淄赵氏」来说,可是极其强大的外援啊。

        想到这里,嫆姬提醒道:“夫君,这么大的事,妾身以为当置备一份厚礼,送往大梁?!?

        赵昭当然明白自己爱妻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巩固一下与他弟弟赵弘润的关系,毕竟如今魏国越来越强大了,再加上齐魏两国之间本身就存在着盟约,因此,魏国的意见,在齐国还是相当看重的。

        想了想,赵昭笑着说道:“置备一份贺礼应当,至于厚礼,那就不必了?!?

        看着眼前这位面带微笑的丈夫,嫆姬欲言又止。

        她当然知道自己丈夫是遵循「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那类人,从来都是只授人以恩义,而绝不以利诱之,可她从小看着她的父亲齐王吕僖笼络人心,那可从来都是恩义、利诱并举,在她看来,她的丈夫固然是一位可敬的君子,但,有时候未免稍稍过于清高了。

        也不晓得是不是猜到了嫆姬的心思,赵昭摇摇头说道:“对于弘润,我比你更了解,你送他一份薄礼,他会欣然接受,但若是送得重了,反而不美……他如今已贵为魏国的储君,假以时日便可登基为王,他不会有何欠缺的?!?

        “……”嫆姬哑口无言。

        确实,对于一位未来的君王而言,送一份厚礼反而显得世俗,倒不如挑一些精致的齐国特产,这更能显示诚意。

        嫆姬与田菀对视一眼,都觉得这问题值得她们好好想一想。

        而就在这时,有一名府上的下人来到了书房,递上了一份拜帖:“家主、主母,府外有人前来拜会?!?

        赵昭闻言也不奇怪,毕竟他在齐国这些年,不知有多少人来拜会他,尤其是他辅佐公子白平定了国内的诸公子叛乱后,被公子白尊称为「尚兄」的他,在齐国朝野可谓是炙手可热?!鹤ⅲ荷?,有「可尊敬」的意思,尚兄,即,值得尊敬的兄长?!?

        不过,在他随意接过拜帖扫了一眼后,他眼中便闪过了一丝惊讶,因为那封拜帖上的落款处,竟写着「宋云」二字。

        『宋云?那不是宋郡北亳军的首领么?他来我临淄做什么?』

        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赵昭吩咐道:“把此人领到这书房来?!?

        在旁,嫆姬与田菀见自己丈夫要在书房会客,遂识趣地借故退下了,她们正好回到闺房好好想想,选那些礼物送到大梁。

        片刻之后,府上的家仆便领着一名器宇轩昂的男子来到了赵昭的书房,正是北亳军的首领宋云。

        “宋地小民宋云,见过齐相大人?!?

        在见到赵昭时,宋云拱手抱拳称呼道。

        赵昭暗自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一边招呼着前者到内室就坐,一边吩咐家仆奉上茶水,待等那两名奉茶的家仆退下之后,他这才开口试探道:“足下的名讳,似乎与宋地北亳军的首领同名……”

        宋云闻言微微一笑,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宋某,正是那个宋云?!?

        “哦?!闭哉咽腿坏氐懔说阃?,随即面带微笑地问道:“那么,不知宋将军此番前来我临淄,所谓何事?”

        听闻此言,宋云在稍一沉思后,正色问道:“左相大人,敢问大人您如何看待宋地?”

        赵昭微微皱了皱眉,在深深看了一眼宋云后,问道:“足下指什么?”

        “大概是宋某说得不够清楚?!蔽⑽⒁恍?,宋云重复说道:“宋某是想问左相大人,您如何看待前一阵子被魏国派兵进攻的宋地?!?

        “……”赵昭凝视了宋云片刻,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若无其事地说道:“宋地,不就是魏国的领土么?哪来「派兵进攻」之说?”

        听闻此言,宋云微微一笑,笑着说道:“看来在宋某面前的,乃是「魏公子昭」,而非齐国左相……”

        “喂!”听到宋云这暗藏嘲讽的话,曹量怒喝一声,指着宋云呵斥道:“我不管你是哪个宋云,你最好说话客气点!”

        “曹量?!闭哉寻诹税谑?,示意曹量收敛怒气,随即,他转头看向宋云,皱着眉头说道:“宋将军,若你有事而来,就请坦诚相告,若是无事,恕赵某不能奉陪了?!?

        听闻此言,宋云抱了抱拳,不亢不卑地说道:“恕罪……宋云此番的确有要事前来,但希望的是与齐国的左相相商,而非是魏公子昭?!?

        赵昭深深看了一眼宋云,点头说道:“请讲?!?

        见此,宋云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左相大人,我宋郡愿投效齐国?!?

        赵昭目不转睛地盯着宋云半响,随即晒然说道:“看来,宋将军是无事前来消遣赵某……”说罢,他摇了摇头,仍旧温文尔雅地说道:“赵某还要要事,恕不能奉陪了?!?

        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这话,并非是魏公子昭所言,而是大齐左相?!芰?,送客!”

        听闻此言,曹量走上前一步,恶狠狠地瞪着宋云,冷冷说道:“请吧?!?

        “且慢?!彼卧铺Я颂?,随即目视着赵昭,正色问道:“方才这话,果真是齐国左相所言?我却不信!”

        “你这家伙!”曹量见此大怒,一把揪住宋云的衣襟,将其整个从座位中拉了起来。

        见此,赵昭立刻喝止曹量,随即,对宋云说道:“既然阁下不信,那赵某就解释一二。首先,宋国在二十几年前就已覆灭,从那之后,宋郡便是魏国的郡县,这是中原人人皆知的事。其次,你虽是宋人,且又是北亳军的首领,但你并非宋王室后裔,你没有资格言及宋郡的归属,除非你要效仿南宫垚。第三,魏国乃是我大齐重要的盟国,近十年来双方和睦团结,北抗韩国、南抵楚国,作为大齐的左相,我不会因为你毫无根据的几句片面之词,就与魏国发生龌蹉,破坏了两国迄今为止的友善?!庋慕馐?,足下是否满意?”

        “……”

        宋云默然不语。

        他必须承认,赵昭所言句句确凿,尤其是那句「你并非宋王室后裔、没有资格言及宋郡归属」,更是一针见血。

        是的,北亳军虽然是宋郡本地的义军,且在宋民当中也一度享有很高的威望,但遗憾的是,北亳军的确没有「大义」的名分——那些至今还幸存的宋王室后裔,都是些软弱些的怂包,他们宁可在齐鲁两国过富足翁的安定生活,也不肯冒着性命危险,带领宋地民众与北亳军复辟国家。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北亳军还是首领宋云,的确没有资格对宋郡的归属指手画脚,毕竟在这个时代,国土与臣民,都可视为是王的私产,比如宋郡,先前属于宋王,如今属于魏王,跟宋郡的臣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虽然这个理论听上去很可笑,但事实如此。

        倘若宋云擅自决定宋郡的归属,并将此事作为与齐国谈判的筹码,这种行为,就属于是叛逆,这在中原,是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王,会认可这种可笑的协议——开什么玩笑,王的游戏,岂容臣民干预?!

        背地里支持、默许可以,但公开承认、公开支持,绝对不行,所以赵昭用这番话堵宋云的口,绝无问题。

        在沉默了半响后,宋云起身告辞道:“两日后,宋某还会再来拜访?!?

        看着宋云在府上家仆的指引下离去的背影,曹量冷哼一声,对赵昭说道:“这厮看来有什么仗持?!?

        “我大概能猜到他会做什么?!闭哉盐⑼乱豢谄?,沉声说道:“看他方才的态度,不难得知,他并不认为我会同意这件事,所以言语上并无过多在意……明知我不会同意,还第一个还拜会我,哼,他是要把我拉下水??醋虐?,今明两日,北亳军的细作肯定会在城内释放谣言,说我这个魏公子,以权谋私,为了魏国而损害大齐的利益……到时候我为了表明清白,唯有避嫌,到那时……”

        听闻此言,曹量面色大变,惊声说道:“这……”说罢,他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怒声说道:“我去宰了他!”

        “毫无意义?!闭哉鸭笆弊柚沽瞬芰?,摇头说道:“他既然敢来,就说明他已安排好了一切,就算你杀了他,今明两日城内依旧会传开谣言。到时候,因你杀了他,我反而无法解释,到时候谁都会认为我等居心不良……”

        “那……那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赵昭思忖了片刻,淡淡说道:“清者自清,我等静观其变即可?!?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临近黄昏的天色,心中隐隐有种莫名的惆怅。

        当年魏国衰弱的时候,他担忧、焦虑,可如今,魏国越来越强大,强大到隐隐已取代齐国的中原霸主地位,事实上,赵昭对此亦颇为担忧。

        原因就在于,许多齐人的想法,仍停留在「齐王僖时代」、停留在齐国最强盛的时候,可事实上,齐国因为前几年那场「诸公子内乱」的内战,元气大伤;反观魏国,却因为当时还是肃王的赵润在短时间内强势镇压「三王之乱」,使得同样的内乱,魏国相比较齐国微不足道。

        一个是正走在下坡路上的旧日霸主,一个是因为太子赵润上位后更快崛起的新的中原霸主,赵昭十分担心,齐人不肯轻易承认魏国的霸主地位,从而影响到齐魏两国的关系。

        倘若果真发生那样的事,他作为魏国的公子、齐王的女婿,又该如何自处呢?

        宋云的到来,使得赵昭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第24章:上郡见闻(三)【二合一】 返回《大魏宫廷》目录 下一章:第26章:旧日的霸主【二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