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陕西气象台发布寒潮蓝色预警 西安暂不延长供暖 2018-03-28
  • 特朗普炒蒂勒森摇晃全球 韩媒对朝或有变化 2018-03-28
  • 攀钢集团总医院召开“医疗质量追踪会” 2018-03-28
  • 孕产胎教,孕期胎教,产后管理,孕期饮食,孕前准备,孕产,当当网孕产胎教书馆 2018-03-28
  • 长江上游水位持续消落 海事部门提醒严防航行事故 2018-03-28
  • 日本九州2017年入境的外国游客数达480万人次 连续6年创新高 2018-03-28
  • “道德讲堂”传递志愿服务正能量中安在线蚌埠频道蚌埠新闻蚌埠资讯 2018-03-28
  • 王力宏筹备巡演狂加班 身兼十职每日只睡4小时 2018-03-28
  • 检察官讲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故事之二:“打虎拍蝇” 2018-03-28
  • 做好这几点远离妇科炎症威胁 2018-03-28
  • 杞菊地黄丸(同仁堂)说明书 2018-03-28
  • 女人为什么就是喜欢买买买 2018-03-28
  • 青岛啤酒牵手阿里巴巴零售通 进入“新零售”时代 2018-03-28
  • 3空间互联网家装节 构建全新家装用户体验 2018-03-28
  • 斯蒂芬·霍金我可以安静地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足 2018-03-28
  • 幸运飞艇是官方彩 » 网游小说 » 最强反套路系统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文/太上布衣
    推荐阅读:全职农夫 万能数据 奶爸的歼星舰 超级无上至尊 里表世界 工业之王 找到个宝藏 一品修仙 末世狂喵 手眼通天
        面对徐缺这种强盗般的行径,张岁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莫君臣。

        他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没有话语权,如果莫君臣点头同意,那么再不甘心,也得把气运交出来。

        当然了,真要这么做也不是没好处,起码他们能活命了,毕竟这气运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因为是四代给了他们这个线索,所以才有了谋夺大气运的收获,很大程度上,这个气运是承了四代器宗宗主的因,那么到时候四代要斩情的,就是最后得到大部分气运的人。

        假若徐缺真要抢走这份气运,那么到时候四代就得斩杀徐缺。

        “帮主,你确定要这么做?”莫君臣显然明显其中的道理,一脸古怪的看向徐缺问道。

        “当然,某种程度上讲,我也是在救你们器宗的命,毕竟这事总归要有个人担当着,你们很幸运,遇到了我这么一个伟大的人,所以我决定替你们挡灾了!”徐缺义正言辞的拍着胸口说道。

        起运这东西,从来就没有人嫌多。

        哪怕徐缺拥有气运光环,可始终也比不上一口气吞下更庞大的气运,毕竟那是属于地洲无数修士的气运呀,将来要是真能成了,那么多气运加身,自己岂不是要成神?

        至于张岁所说的四代要斩情,徐缺更是丝毫不慌,毕竟还有四百年时间,谁说自己四百年后就打不过那个四代呢?

        甚至于,自己在将来的气运加身之前,就先去把那个四代给偷偷杀掉,岂不是更加美滋滋。

        “你确信?”这时,张岁又开口问道,重复了莫君臣的问题。

        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取舍,要么牺牲自己,成就子孙,要么保全自己,与子孙共存。

        归根结底,这个大气运就是一个烫手山芋,烫到要丢了小命的程度,张岁要接手,某种程度上还是挺纠结的。

        现在徐缺主动开口要抢夺这个大气运,张岁也有些动摇,即不舍又觉得能松口气。

        “岁儿,便照帮主说的做吧!”这时,莫君臣摆了摆手道。

        张岁顿时身子一颤,眼角竟有些湿润起来。

        强大如他,金仙境巅峰,此刻心境却被感触到了,这可是莫君臣第一次开口喊他“岁儿”,一个长辈对晚辈的亲觅称呼,在别人眼里多么的普通,在他这边却是多年心结锁的钥匙。

        “好!”

        最终,张岁没有再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

        一方面是他必须得听莫君臣的,没有反对的资格,另一方面也是他真的选择放弃,发自内心想以孙子的身份,去听外公的话做事。

        莫君臣也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向徐缺的眼神,又多了一丝复杂。

        他可是亲自见过徐缺如何谋夺冥王霸体的过程,哪怕徐缺当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可莫君臣依旧觉得,这始终与徐缺自身的气运脱不开关系。

        如此一个本身拥有不小气运的家伙,如果将来再得到那么巨大的气运,四代真的能杀得了吗?

        “嘿嘿,很好,剩下四百年时间,你们确定有把握掌控地洲么?”这时,徐缺看着张岁,同时伸手指向莫君臣道:“我说的是,没有你外公的帮助下,能做到吗?”

        “本来还有些不确定,但既然归属炸天帮,没有你们捣乱的话,四百年足够了!”张岁摇头笑了起来。

        他这话有些酸,意思是徐缺的炸天帮突然冒出来,对他们影响还是挺大的,这是个不可定的因素,毕竟他们也不知道炸天帮的底蕴究竟多强。

        但现在如果归顺炸天帮,意味着炸天帮也不再与他们为敌,那么他们还是能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

        “哈哈,那就好。行了,那么后续的事就交给你们吧,我跟你外公要先去天洲一趟,与我炸天帮三千执事以及百万帮众汇合,在天洲玩一玩先!”徐缺哈哈一笑,朝莫君臣使了使眼色,直接就要离开。

        张岁则满脸惊愕,炸天帮在天洲,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底蕴吗?

        三千执事,百万帮众,这放在天洲,那也是相当不得了呀!

        一瞬间,他对器宗成为炸天帮附属的抵触也少了很多,而且连自己外公都加入炸天帮了,他觉得徐缺应该没理由骗他。

        “握草,这小子怎么走这么急??!本神尊刚才催他,但也想先休息几天再启程的呀!”二狗子已经被段九德从头上扒了下来,但看到徐缺着急走人的模样,实在有些纳闷。

        印象里,它觉得徐缺也不是这么一个猴急的人,毕竟张岁也只是口头答应要让器宗成为附属,还未真正付出行动,以徐缺往日的作风,肯定是要看着张岁做完这一切,然后再出来装装逼,才会离开,这次怎么有点反常呢?

        “啪!”这时,段九德一巴掌拍在二狗子脑袋上,恶狠狠道:“为什么着急离开,你心里没点B数吗?妈的,敢在老头我头上趴半天,还弄得老头我头发都乱了,等一下,这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二狗子,你居然在我头上吐口水?”

        “草,段九德你胆大包天,竟敢打本神尊?你以为本神尊跟你一样没品到处吐口水吗?这他妈是洗发露,给你洗头用的!”二狗子说完,狠狠朝段九德的屁股一踹,拔腿就跑,追向徐缺而去。

        显然,段九德的回答让它反应过来,徐缺这货之所以急着跑,是因为刚才把人家器宗珍宝阁洗劫一空了,出于做贼心虚的道理,二狗子也跑得很急。

        段九德也紧忙跟上,同时指着飞奔的二狗子,转身冲张岁喊道:“快检查一下你们的珍宝阁,老头我刚才见那条狗在你们珍宝阁外转悠,现在跑得这么急,肯定有问题,老头我先去帮你们抓它回来,再见!”

        珍宝阁?

        张岁一听这话,再联想到徐缺等人刚才是从器宗里面走出来的,瞬间整张脸都黑了。

        无需去查,他也已经想得到后果。

        当年徐缺能将炼器塔里洗劫一空,现在珍宝阁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妈的,怎么有种被忽悠了的感觉,这炸天帮……在天洲,真有那么强大的底蕴吗?”张岁脸黑的低语起来。

        ……

        ……

        【第三更送到,继续继续!】

        浏览阅读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打劫 返回《最强反套路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镜湖(快捷键 →)